接近风的地方

zcill,朱立焜,神经程序员。

我努力跑,只为了追上那被寄予厚望的自己。


2018,怀念厦门

2018又这么过去了,记忆总是短暂的片段,回忆历久弥新。


这个2018年,对我来说,是一个漫长的、迄今最有意义的一年,在这一年,完成了职业角色的转换、离开了大学毕业就一直生活的城市、到一个人脉只有几个同学的地方工作,一个人旅行、一个人看电影、吃饭。

美拍,惊鸿一瞥的感慨

996

2017年底的时候,美图做了事业部调整,美拍独立为了一个事业部,原来隶属同一个影像技术部的大家组织结构以后都只能属于各自的事业部了。后来微博的商业化VP程昱Bryan加入了美图,全面掌管美拍和负责美图的商业化,然后给大家开了会,定下了当时的slogan「女生最爱的潮流短视频社区」。


当时美拍被快手火山抖音挤压得喘不过气来,所以间接导致了我们为期2个月的996生活,原定周末几个人一起去镇海角的计划也就破产了。996的那段时间实在是有点累,每天晚上回去都瘫在床上,完全不想动弹,周日能睡个懒觉都感觉很舒服,更别说出去玩了。


2018年初的时候,当时最火的直播答题让美拍的产品团队觉得可以尝试一下,然后内部一波波测试,虽然996,也算是有点乐趣。

尾牙

因为参加过「美图好声音」,莫名其妙被报名去了年会表演节目,作为最后一次以影像技术部的名义参加年会尾牙,和实验室、Android的小伙伴们一起尬舞。排练节目那段时间,晚上加班之余还要预留两个小时排练,甚是疲惫,所幸是认识了一波小伙伴。


尾牙还中了个奖,中了个不大不小的行李箱,挺好~

离别

年后,按照当时自己的计划,准备在年中寻找产品经理的岗位,可能会离开美图,所以迅速组织了几波岛内/自驾:植物园、铁路公园、镇海角,和乐老、小潘、whw一起,也有汕头一波吃货旅行,也算是不辜此行。


结果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我却不是第一个离开的人,乐老由于工作原因,被调去了北京美拍,于是深夜在胡桃里送别他;接着我到了年中,提了离职的原因,熊哥帮忙问了一波杭州那边能不能转去产品岗,被告知那边产品岗位满了,所以就离职咯~ 后来小潘去了腾讯,乐老准备年后从北京离职,去广州和老婆团聚,厦门只剩下了whw


结果过了两个月,美图开始了几波连续裁员,连杭州分部都直接撤了,我也真的是… 一阵感慨


在厦门的最后几天,一个人去了一趟金门,认识了来自台湾本岛的朋友,旅途甚是愉快。以这趟旅行,结束了厦门的生活,飞回南京。

杭州,未曾想过的城市


当时临近离职,和几个经常一起在微信群里扯淡的小伙伴提了内推的事情,有稍微内推了几家,由于研发转产品存在的巨大问题是没有实际的产品经理工作经历,导致好几家都是希望我去试试他们的研发岗位,而并不是想让我去从事自己更喜欢更擅长的产品岗位。没有实际工作经历,让我觉得自己更擅长做产品的理由完全没有说服力。


不过还是有试过musial.ly、YY的产品岗位的面试,可能是相关岗位经验欠缺,表现的不是很理想,加上当时自己手中已经拿了一个同学所在公司的offer,觉得不是很想再花太多时间去试更多的公司,就去了杭州。


很戏剧的是,当时他们问我后面准备去哪里,我的回答是上海,广州也可以考虑,因为在厦门待久了,比较喜欢小资一点的城市,周末找个咖啡店坐一下午,非常喜欢。倒是从来没有考虑过杭州,不过离家的距离也很近,所以接了offer之后,也没有多想,觉得是可以来看看。


来了杭州,生活上就很不适应,习惯了厦门的菜,还有熟悉的地点,周末无法出门吃喝,入秋之后又越发干燥,我就只能靠半夜起床喝水、白天涂润唇膏续命,真是一个惨字。


现在已经在杭州呆了半年有余,依然是一个没有杭州市民卡的流动人口,看病都只能自费,吃喝倒是轻车熟路,希望来年吃喝可以不限制于城西吧

工作,不停止的追逐


2018对于互联网来说,真的是热点频频,数不胜数。


加了几个产品经理的微信群,朋友圈现在产品从业人士的比例也有提高,从几个大佬的动态中最近倒是学到了重要的一条:


不要低估下沉人群的赚钱欲望(再少都愿意赚
不要低估头部用户的付费能力(再多都愿意付


算是一个从业人士都懂的,但是复盘之后发现,这一点做好的倒没有太多。


之前大家其实都没有发掘完中国的人口红利,下沉人群的赚钱欲望,最典型的就是趣头条,利用看新闻可以赚钱这一点,做到上市,今日头条也快速跟进,推出极速版;下沉人群不仅有赚钱欲望,还有对品牌商品没有什么概念,由此看到的是五环外的社交电商-拼多多,同样也是做到上市,市值直逼京东。


头部用户的付费能力,最简单的就是疯狂赚钱的陌陌,年收入一年比一年高,年会一年比一年令别的公司羡慕;其实不止于付费,包括对社区的贡献,抖音的成功,也有一部分归功于头部用户;头部用户的付费也好,完成利于社区的作品,都是成功带动韭菜们跟进,这个时候也可以用《让子弹飞》里的经典台词:「县长上任得巧立名目,拉拢豪绅,缴税捐款,他们交了,才能让百姓跟着交钱。得钱之后,豪绅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三七分成」来解释一二。

怎么才算优秀的产品经理


自己也曾思考过一个优秀的产品经理,应该具备那些素养,在无意中看到一篇2017年的文章,得益良多,这里先贴上文章地址 我思考产品 & 运营的基本

一个好产品,是下面这个三角形,三角形越大,产品越好。

  • 用户价值:首先有用、其次好用、再次好看
  • 商业价值:能赚钱、能持续赚钱、最好能在大且增长快的市场持续快速赚钱;其次才是有大量高频流量;再次是有流量
  • 技术实现:能实现合格、领先同行优秀、领先时代卓越

好产品具备的三个要素,往回推,就是好的产品经理做到这些需要的素养:

而我认为好的产品经理,要能把用户、商业、技术同时挂在心里,而这 3 点,其实也对应了 3 个团队职能:主对用户体验负责的产品团队,主对业务指标负责的运营团队,和主对技术实现负责的开发团队。


看到这里我心里想到的就是抖音,算是把这三点发挥到极致,值得所有团队去学习。抖音是怎么成功的,这里小弟就不发表拙见了,网上很多大神对这个有细致的分析,可以去看下;


我这里却是想复盘美拍是怎么一步步落后的。

美拍到底做错了什么


作为一个前美拍人,在团队内部,其实没有感觉美拍犯了什么大错,但是现在跟短视频的第一梯队已经渐行渐远,这到底是为什么?


用户价值:美拍发展到2018年初,在抖音已经完全崛起之后,美拍主App太过臃肿,新功能还是以各种工具类玩法为主,以至于有不少人觉得美拍是用来拍视频的工具产品,而不是短视频社区;


其实仔细研究一下发现,抖音并没有做太多功能上的玩法,都是靠头部用户的各种拍摄手法、反转故事剧情、接梗造就一批又一批的热点,抖音上我现在唯一能想起来的功能上的玩法就是尬舞机。


技术实现:抖音作为一款2016年底上线的App,相比美拍轻很多,技术团队对相机启动、主页面滑动优化也做了很大努力,所以大家用起来觉得很流畅,体验极佳;美拍从2014年到现在已经走了4个年头,臃肿的不仅仅是App,更是冗余的代码,难以维护的老旧功能,在这方面想和抖音竞争也有些力不从心。

生活,余生太长


Movie


这一年看了不少电影,而且自己都有看完之后记录在豆瓣上的习惯,极力安利的就是日剧《unnatural》和英剧《Black Mirror》,越来越觉得,提高见识的途径除了真正走出去旅行,就是读书、看纪录片,有营养的电影也可以培养正确的价值观,引发深思,明年的目标是,把豆瓣Top250全部✅


豆瓣书影音足迹

Read


既然没有高学历高起点,那么就只能自己弥补,2017年看完了《增长黑客》《腾讯传》,2018年倒是偏向文学一点了《一生》《人间失格》,最近在看《体验引擎》《游戏设计梦工厂》,对游戏的热爱让我想去了解游戏设计这方面的知识,同时也希望能对做产品有所帮助吧

Game


2018年,除了Switch上新增了overcooked 2、Splatoon 2,就是开始在Steam上支持独立游戏了。

《太吾绘卷》《Rimworld》《Oxygen Not Include》《星露谷物语》… 这些独立游戏佳作也一度让我沉迷其中,未来希望国产游戏可以更好吧

Journey


旅行足迹


翻了下去年的年度总结,定下的几个旅行计划大部分都完成了,漳州✅、汕头✅、金门✅,台湾和日本看来只能靠2019去完成了


希望明年自己的足迹可以更多吧

更早的文章

【Locke's Product Note】Sketch设置单个顶点的圆角值

Sketch设置单个顶点的圆角值我们在日常使用Sketch的时候,总会遇到,对某个矩形我只想设置其中两个边角是圆角,其他两个还是方角的情况。 在Axure和Adobe XD中,都有一个很直观明显的可设置方式去设置每个顶点的radius值 但是我们在Sketch中并没有找到类似的可以设置每个角的 …

于  Locke’s Product Note 继续阅读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